你的位置:大盈江网 >> 文化产业 >> 本土文学

母亲的砚台


来源:盈江宣传网 作者:番绍武 添加时间:2008/1/2 15:11:23 阅读:
 

 

每当在报刊上和影视节目中看到描述慈母的形象,我不由自主的对这些母亲肃然起敬,禁不住热泪盈眶。

特别是当我练习书法时,拿出母亲留给我的唯一遗产——一方砚台时,更会呈现出母亲在世时被生活艰辛染成满头白发,被操劳一生的贫苦日子累弯了腰的瘦弱身躯和那慈眉善目的模样。

我母亲曾生育三个孩子,我的哥哥、姐姐在年幼时夭折,仅剩下我一人,在我幼年时父亲病故,母亲在租来的小铺里,用租来的旧缝纫机,帮别人缝补衣服贫困度日,供我读书。合作化运动后参加了缝纫社,安排在刺绣车间,工种是在各类绣布上画好各类花卉、景物、动物的图案,由别人绣成各色绣品交社里销售。这方砚台是母亲用来求生的必备之物,我年幼时每天晚上,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母亲教我读“三字经”、“百家姓”给我讲历代忠臣良将,孝子贤孙的故事,其中“岳母刺字”、“二十四孝”等故事我至今记忆扰新。

我上学以后,母亲用这方砚台教我磨墨,用她画花的笔手把手教我写字,不时帮我纠正执笔姿势,教我写字的顺序,用笔轻重及笔锋的勾勒,是母亲教会我写字,教全我将来怎样为人处世,并给我取乳名“忠孝”教我像岳飞一样精忠报,报效国家,父母和人民。

初中后,虽然我是母亲的掌上明珠,但为了让我更好地长大成人,知艰识苦,母亲对我要求严格,从未娇生贯养,假期和星期天让我跟大些的孩子上山砍柴,下河割马草,添补我的学费,购买课外读物看,  当时心中很不好受,有人说母亲不把我当独子看待。正是母亲的严格管教,才使我长大成人,如果幼时娇贯纵容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初中毕业后, 由于家境困难,母亲确实无力再供我上高中,我到处做小活、打短工。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到盈江县水利局工作,几年后母亲也迁到盈江,并在平原盖了一幢虽然简陋,但总算属于自己的家,如今我已是60多岁的老人,母亲故世十余年,享年86岁。

母亲安贫乐道,操劳忙碌一生,未留给我分文遗产,仅有这一方砚台我已心满意足,将把它做为传世珍宝留给子孙。我婉惜母亲故世太早,不能使我多尽几年孝道,让她多几年温暖、幸福、开心。

母亲伟大、圣洁、崇高的母爱将永远滋润我的心田,让我终生不忘,刻骨铭心。

余祜杰  编辑

网站介绍 | 在线投稿 | 设为首页

主办单位:中共盈江县委宣传部 地址:盈江县平原镇永盛路花园巷6号

在线投稿:dyjwtg@126.com 1192097053@QQ.com

邮编:679300 电话:0692-8116793 技术支持:kill QQ:75385434

滇公网安备 53312302000012号